南方有嘉木的看法

这两日,有很多自省。有朋友说我到底是温室的花朵,并无需要挣扎着生活的体会,所以会对他人的一些言行不够宽容。我拿这话去问阿壳,阿壳大笑说,是,是这 样的。他说最糟糕的是,我明明很娇气,但却自以为很坚韧,很能吃苦,还老嚷嚷自己是农村出身了解民间疾苦。其实呢,去干农活都是玩儿。

我说,哪有,我手上都有镰刀割破的伤疤。阿壳道你越强调越是你娇气且不懂干活的证明。哪个真正的农民会把刀子往自己手上割的?然道我以后每餐吃米饭还要想,这每粒米粉都有我老婆的鲜血不成?

和阿壳说完,我认真反省我这30年来的成长经历。确实一路顺风顺水;毕业后在北京,虽然工作辛苦,但公婆及其宠爱,生活优裕,几未坐过公交。

算来算去,也就是08年在美国吃了点苦而已。但是我再如何遇到困境,总有亲友在身后。我,从未试过真正被逼到一个人独立担当尽全力为生活打拼的困境,所以可能从未真正感受过心灵被生活磨蚀而给自己戴上假面的苦楚。


这文字,大家都知道我当时是为何而发。后因一些事情或因自己的不宽容而删。这两日,因朋友和阿壳的提醒,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又有河友回复或发信来问我可 有底稿。我想或我当时写下的文字,对其他人如何面对疾病还是有价值的。所以现在以主题帖发在“人间指南”,我会在这个主题下面继续补入一些资料。希望不管是 身体上的病,还是心理上的病,我们每个人都有勇气去直面,然后去抗争,去做一个更好的自己, 愿河友们都能身心安适!


每一个得知自己身患大病的人,可能都会有这样的怨气和苦楚:

“老天,你想怎么摆布我、摧残我、安排我都可以,而我呢?什么都不应该做,就应该接受你的安排么?我错了么?我做错过什么?为什么要接受这样的命运?为什么偏偏就是我得病?我是多余的人么,就该死么?”

—-若没有,才不正常。阿壳生病到现在十多年,也常是“谁道病情抛弃久,每感疲倦,怨气还依旧”。那种时候,他完全会籍着些非常微不足道的小事朝我发火,我也是花了蛮久的时间才明白 他看似指向我的怒火实则指向的是被迫得病的命运。 所以作为病人的家属,有时候真要多担待些。

生病,对任何人或任何家庭来说,都是一个大问题,需要严肃认真的用最大努力来解决它。

首先,我们必须坦承癌症啊、白血病啊、尿毒症啊都是很难治的病,我身边得病的亲友不少,我深知其实不存在病愈一说,真得病了,那就只能接受这个事实,然后做带病生存的心理努力。但是,不要轻易地把这些疾病等同绝症。其实 任何成年人在某种程度上都在带病生存 ,没关系,汽车没油了我们可以推着走,人得病了我们也可以在医学的帮助下接着活。让我们勇敢地接受这个底线,然后牢固地树立带病生存的信念。

其次,让我们看看治病最需要的几大要素。

第一,心态。 生病最忌悲情,那会严重削弱和病魔抗争的意愿。向病魔屈服,然后顾影自怜,是一个太美丽的陷阱,尤其对沉迷古典的女孩来说,诱惑太深。我也曾在北京的病房手术后醒来深觉自己是全天下最可怜的女子,但是我会提醒自己,我允许自己沉溺片刻,甚至写下些许美丽的文字,但写完之后,我要对自己大喊一声 “停”,我要拉开窗帘,让阳光照进去,我要对自己说,不,我不是琼瑶笔下的菟丝花,绝不做无法给自己找到对仗的李义山。

我知道 要求一个病人拥有一个豁达的心态非常非常困难,因为病痛和医疗的苦都真真切切。 任何一个健康的人对病人说不要过家家了,可能在病人读来都有点站着说 话不腰疼。但是改变心态确确实实是去正面迎战病魔的第一步,不管你有多不愿意,你都必须去做。这不仅仅是对你自己生命负责的态度,也不仅仅是你对家人负 责,这更是我们作为微薄的人类在面对造化的强大时,所应具有的一种承担。

我昨天在河里读到一位父亲写给新生儿的文章,里头有一段话,写得很好:

对自己更要有阳光的态度,要有担当,要有胆量,要坦然,要淡定,最重要的是,要乐观,嘿嘿,来,跟爸爸一起念:“是个人活着就饱经沧桑。就算你是苦孩子里的头头儿、黄连树的根根儿、苦瓜藤的尖尖儿、药罐子里的渣渣儿,既然长这么大不易,又何苦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呢?大江大河都闯过来了,个把头阴沟翻了船咱应该含笑爬起来。放开身子,修修小船儿,继续扬帆远去才对。”

笨猩猩:【原创】留点痕迹及后记

第二,医生 。不要轻易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一个你不能信任的医生。多走几家医院,多寻访几个好大夫,直到找到你能信任,能有信心并真心的愿意和你一起去和病魔 斗争的主治大夫。找到这样一位大夫的重要性,再如何强调都不过分!我本科上铺19岁得癌症,经历放化疗现已做母亲,她给我说,她最幸运的是遇到了她的主治大夫。 这位大夫将她视若己出,用心周到,随时根据她的身体情况调整治疗方案,也时时给她鼓励打气。千万不要怕麻烦!病人和家属最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就是盲目地信赖你遇到的第一个医生,但那不一定是最适合你的,信我,货比三家是值得的。

第三,支持,包括亲友和金钱两个方面。如果家人不在就医之地,需要有朋友做好长期陪护的安排和计划。当年家在异地的同学得病,我们系的女生都排好了陪护的班表,每天去医院值班。

第四,严格的自我管理和毅力。 病人最好远离古典诗词。是,我们也有很多意气风发的豪迈篇章,但总体来说 在病人的心理和意志不足以驾驭诗词带来的影响时,古典诗词会是一个巨大的美丽泥沼,令人深陷哀怨不可自拔。 必要的时候也远离网络,避免被干扰。一切都以治病为首要目标,其他有的没有的,都可以抛下。

在这里推荐一本书,是吴士宏的自传《逆风飞飏》。此书作者亦曾罹患白血病,我前述室友说她生病时读此书受益良多。我也读过,确实不错。

其他网友看法

很赞成四要素。心态排第一很对。关于“心态”补充一点,要健康,需要有 发自内心的对生命对生活对自己的爱惜之情。 对这点,在这几年真是颇有感慨。 好好的人,得了一种暂时不会死但是生不如死的病(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绝症),往往是从根本上没有或缺乏这种爱。 如果没有这种爱,再高明的医生,再有力的外援, 也使不上劲的。。。。很多时候就是这么无奈:明明看到问题出在哪里了,明明也告诉他/她了,但他/她还依然固执地往错的方向奔走。。。还好,有的时候,对有的人,还是能起到效果的。

其实从本质上,我们每个人每天都是在走向死亡,只不过,有的是貌似健康快乐地死着,有的貌似痛苦地死着,有的貌似麻木不仁地死着。 因此某种程度上,活着其实也是我们各自对自己的死亡方式的一种选择。是小小的一种选择,在大方向都已经注定好的范围内。 祝更多的人能够勇敢选择健康快乐地安乐死。


黑传说的看法:

经历太多大病了,曾经被人认为活不过某个年龄,曾经被人认为会半身不遂,曾经……

当然也抱怨上天不公,天不假年,出师未捷,对亲朋好友喜怒无常。

后来,我明白了,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其实每个人都是或多或少 带病生存 的,只是很多病我们现在还不认识,而有些病医生们会直接断定为绝症,但,所有人其实都犯有绝症的,不然人就不会死了,所以,人总有一天会因为绝症而和亲朋好友别离的,因此,你我也不用太在意什么绝症。

所以,那些认为自己健康的,不过是充糊涂地继续的活着;知道自己还有多少天的,不过是勇气可嘉地敢于直面生命的惨淡,能够以分秒必争的姿态充分利用生命的分分秒秒。上天看来还是公平的。

那么,我们干吗去关注病魔本身?该吃药吃药,但我希望的事情,我深深热爱、并乐于钻研的专业,恰好可以转移我的视线,激发我的生存意志和热情,还可补充我不足的运动,想钻研就钻研吧。

附:上面所说并不想歧视健康人,只是作为一个曾经有过的想法,说了出来,这个说法已经成功救过好几个人了,尤其是想自己一个人扛的。

祝所有健康和不健康的人,都能把明显和潜在的绝症期限放大到最大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