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魏王为什么不用公孙鞅:这个和公叔痤有关,这家伙把持魏国国政多年,这期间所形成的势力,肯定已经根深蒂固。而魏国是怎么来的?三家分晋,可就是这么通过世代的权势积累,最后干掉智家,下克上立国。

因此,当有人——也就是公叔痤试图复制这样的经历的时候,对于深谙魏国立国过程的魏惠王来说,这样的顾虑不会没有。

2、公叔痤不厚道,临死前让魏王干的事,要不是触到魏王的痛处(手下尾大不掉的顾虑),要不就是让魏王去干坏名声的事(无辜乱杀一个中庶子),总之不是好事。

作为一个政坛老油条,我相信他不会想不到这么做的后果。既然能够想到,那么,就是别有所图了。那会是什么呢?

另外,既然已经跟魏王那么说了,那为何还要告诉卫鞅?公叔痤跟魏王的那段话,有旁人作证么?还是仅仅是卫鞅后来记忆的?

总之很可疑。

3、公孙鞅是如何成长为一个成熟的政治家的?吃饭的时候听了一个讲座的讲解,说他在相府利用机会使自己从一个理论型人才变为一个理论和实践结合的实干型人才。这是很可疑的,因为他在相府只是一个秘书,秘书出身的人,往往思路会被他上司限制死,独当大任的时候往往会表现出严重的能力缺陷——甚至专业缺陷,比如马谡同志,比如现在还在任上总经理影帝同志,就是一个秘书内行,国政外行。

所以,很可能在入魏国相府之前,他就已经成长为一个实干型人才,仅仅是缺少了实干的舞台。那么,是什么让他成长起来的呢????通过教育么?还是通过特殊的经历?

如果有详细记载,将会一个人才成长的优良样本,足可借鉴。

4、池水深,方能养大鱼

“生积成岳,则楩楠豫章生焉,生积成川,则吞舟之鱼生焉;夫学之积也,亦有所生焉。”

魏国当时是最强的国家,各种人才纷纷汇聚,都希望能够利用魏国的国力,来大干一场。但是,魏国的僵化的贵族体制,使得即使人才再多,也会因为平台所限,而无法充分利用。于是,就出现了卫鞅和尸佼一起投奔秦国,把秦国改造成非常适合开拓型人才的人才体制

补充:

天宫宫主颖颖:

商鞅对秦国的壮大作用有限,其实不光是商鞅,包括后来的张仪,范雎都一样。历史是士人写的,总想夸大士人的作用。 其实秦献公就已经干的很有起色了,灭公子昂说白了靠的是庞涓兵败。其实,秦昭襄王的魏冉也很厉害,魏冉+白起这对黄金组合,对秦统一六国的作用,比张仪范雎那些鸟人加起来都大。

但由于不是士人出身,所以历史很少写他们的正面形象,写历史的士人总恨不得多写写自己这个阶层多么的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