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回忆,其实是为了了解在一个非核心城市,甚至是城镇,在信息交流极端不方便的情况下(比如我现在所处环境),如何进行商业运营……(思索结果不会发出来,就把回忆部分发出来吧)

虽然那段时间不长,不过却是一个高峰体验,是我在走出第一个低谷后第一个极大的成功(2005),其上下齐心、快速节奏、勤奋都令我记忆深刻,那是发自内心的热忱,也是在外面实实在在以结果体现的激情。(相比而言,软件或者互联网行业的大部分从业人员,商业意识就差多了,程序员斤斤计较,不愿付出却要高薪,中上层业务水平很差,却在那里充达人……看不到发自内心的激情,只看到坑蒙拐骗的忽悠)

那会我们四个,我是刚刚从常州回去(中途还因为常州的业务跑去常州一次:白荡河、荆川公园、江苏技术师范学院、茶山纪念堂……),人生地不熟,直接空投到了无锡梅村一个售楼处,就是古代吴国的旧首都所在的地方(后来阖闾搬去了苏州)。

刚到第二天,就遭遇所有业务员跑光,我们成了光杆司令的危机。由于我们对当地情况的不了解,没有任何手段挽回局面,只能从零开始了。

其实不算从零开始,应该是从负数开始,因为有历史负债,比如前期形象,有人盛传某公司要倒闭……二次开盘的风险,所有人都知道,但我们就确实只能这么做了。

业务员都走了,就剩一个保安,于是,为了我们手下有兵,而且觉得这家伙不错,就蛊惑之,一起努力培训之,最后他终于有了大成(此番过后就开了一个房产中介)。曾经一个夜晚,他问我当时为什么会那么看好他,栽培他,我说几个原因,一是心眼好,二是踏实,三是肯思考。其实,作为经历过大起大落的人,都会对在危机时刻还能站在自己身边的人格外垂青,只是这些不好跟他说,小伙子还嫩,还没遭遇过这样的大变,没法理解。

很快的,也招到了几个不错的业务员,其中一个南大的,还比我大,但看起来像十八岁小姑娘,哈哈,可能是在学校久了,显得很嫩,工作能力也很差,最开始一段时间,只能当跑腿的;还有另一个,刚刚结婚,业务不错;另一个是男的,很忧郁,应该是情感方面受到过重创吧,不过业务非常好。为了培训这几个业务员,我们也是煞费苦心,我模仿起客户,对每个可能潜在问题刁钻苛刻,呵呵,折腾得他们生不如死……也蛮可怜他们的,都有点像浮尘,居无定所,只能随着业务四处漂流……

有一次我故意穿得很像普通业务员,跑去别的售楼处刺探消息,结果被他们经理瞧出来了。然后就跑我们售楼处找我聊天,说一眼就看出不是普通的业务员,唉,气质好就是没办法啊,哈哈,被人戳穿实在不好意思,就让建军去和他聊了,我跑出去做市调了。

由于时间极端紧张,所以我们也只能硬扛,那会正常是工作到晚上十一点,早上七点起床,但不正常的情况居多,有时深夜两点都在开会,四点多干完活,开完会或者干完活后就去吃火锅,开发商说我们这几个家伙都是拼命的。——回去后,我修养了两个月才恢复过来。

开发商为了配合我们,也做得很好,其实也是我最近重点思索的,比如,他们的办公地点,主要就4个人常驻,但地方很大,四个人除了一个副总,其他是财务和人事,他们租了一个房间,请了一个阿姨做饭,所有人中午都一起吃饭,我们就住在那个房间里,因为业务特殊,所以一般我们都是在他们吃完饭后才去吃的。

请我们吃饭喝酒,也喝的不含酒精的酒。

为了给我们提供做事的方便,还主动分工、制定不同于其公司本身而是适合我们灵活快速作战的工作制度……

其实也是因为看到他们在一个小镇的成功,让我有点震撼二线城市商业企业的活力。

就其人员方面,副总不知道具体情况,但知道是总裁的朋友,就他们所表现的业务能力和素养,都可以和核心城市的顶层精英相媲美——当然,我看到的是长期淘汰后的结果,初期肯定没这么好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