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以为,在上海这个地方,在这里,我体会了几起几落,功败垂成;体会了人情冷暖,也体会了上海人的细心和好意;同时也锤炼了我的全方位的能力。这过程我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还有身体健康,承受了多少孤单、几多痛苦,是不足为外人道的。如此刻骨铭心的磨练,我以为我已经无敌了,我品性已经彻底风雨不变了。但最近一段时间感情上的痛苦,让我对自己有了新的感受:如果我真的够强,外界对我还是障碍么?如果我认为外界对我还是障碍,那么说明我还不够强。

当然,我无法和老天爷耍脾气,这点我还是理智的。但在起码的条件具备之下,我还是非常自信我能够穷尽自己的智慧,充分利用各种资源,制造各种机会,充分实现我的抱负的。

那么,我还需要做什么呢?

1、改变对两个城市的印象:我一直对广州印象恶劣,有深深的成见,脏(污染严重,折寿的),乱(治安太差,老要担心安全),人势利、冷漠自私,急功近利,没有包容心,老想去最大限度榨取我的罪恶的一面,这些让我感觉很受挫折,也很不想去面对这么一个地方。

而对上海印象极好,上海冬天是冷了点,但夏天短了,环境干净整洁,治安好,人热情,有教养,上海蛮适合温良恭谦让的人,能够最大限度发挥我的善的一面。我在流落街头的时候,就是上海人的热情帮助让我恢复过来的。

但现在我想,如果我真的是一个善良乐观的人,广州即使再差,也应该不会影响到我,相反我的热情和善良会改变我的周遭,我现在所做的,只是在逃避。

而如果仅仅是因为上海这个地方和人,让我能具备现有品质,那么问题在于我修炼得还不够,而不是这个城市和人,我只是比较幸运而已,比别人幸运地碰到了这么好的地方和人,这个良好环境,帮我修炼出了我不坠的意志和困窘也不移的品性,让我不至于在困厄之下走歪路,并一再坚定了我走正路的信心、并形成了善良质朴的品性,真是天赐的超级好命。

因此,我现在要改变的,是自己这个观念,进一步修炼自己。

2、我是个改变周遭的环境的人,不是被周遭环境改变的人,周围的硬件软件情况,对我的影响远没有别人强,也正因此,我完全可以非常自由地选择我所喜欢的地方开始我的事业。

3、我是个改变局势的人,虽然手上东西不多,但即使不多,我都能以小博大,因此,不会在意现有的富贵贫贱,因为富贵贫贱正是在我手中逆转的。

4、别和老天爷耍脾气,找具备最起码具备的条件,同时根据自己的心、根据自己的理智、根据家里人的需求,重新规划我要走的路。——对我来说,没有什么路是不可以走通的。

所以,我很可能会在近期做一个人生以来最大的一个决定,或者说是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