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体上来说,是开心多于不开心,主要两个原因,太久没回家了所以兴奋,另外一个就是无意间找到了我找了好几年的材料,让我实施我的另一个计划成了非常可能的事情,对于以事业做生命的我,无异于激活我生命好多年。虽然同时还有众多不开心袭来,但还是开心为主。不过可能有些事情会让我越来越不开心,希望仅仅是一会儿,我忍受不住会真的发毛的。真的是关心则乱,帮忙帮成了倒忙。

还真的很不喜欢广州,本来之前还开开心心的,到了之后,除了和小外甥女玩乐外,就剩下我黑压压的一张脸了。

另外,被人说不我的反应竟然是放松,看来我是放得很开,哈哈。其实本来就没抱什么希望,不过作为男人,即使没什么兴趣,礼貌和情理上总该主动点,既然现在说清了,那更好,我没有这个责任了,确实是轻松了许多。

是的,是很少有人能够理解多次死里逃生、多次好不容易恢复又一下子受到重挫的人的想法的,更何况我本来就是个很变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