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至今,制度千变万化,但基本的却没怎么变,而一些规律也没变。

比如周期律:黄炎培先生描述的够精彩了,起步阶段,都兢兢业业,奋发图强,披荆斩棘,到最后,要不是自取其辱,要不就是人亡政息。

有没办法解决?有,企业界有家公司实现了这种可能——通用电气,方法就是在上升到顶峰前就果断终止之。但世人都只会在开始衰落之后再做调整,有谁会这么做?

还有另一条规律,制度的每种优势里面,必然附带着严重的副作用

先看看最高管理制度。

秦始皇开创的:帝+相+家天下+万世一系制。这种制度的软肋在两个方面,昏君或者暴君,再加上权臣或者奸臣。这两种情况,在后代的各种制度修正中,都难以避免。

到了清,确实解决了相的问题,制度演变成了:帝+家天下+万世一系制,这种高度家族化独裁,虽然没再出现权臣,制度的高峰也经历过,低谷也经历过,其软肋就是人性,皇帝的智商决定了国家政治的治理水平,人性的弱点也完全左右了政局。

美国式三权分立。其实是双头体制,软肋很明显,要不是民粹,要不就是相互扯皮导致瘫痪。克林顿时期就表现了一次瘫痪,小布什时期表现了一次民粹。 中国的常务委员会。优势是很明显的,战争年代,不会因一人而影响团队。但团结是个问题,太团结了,井冈山时期老毛的待遇算好的了;不团结呢?神仙打架,大 跃 进之类的就出来了。

企业中呢?中国政治领域的常务委员会非常接近于股份制公司中的董事会。问题自然也类似。

接下来说最高执行层。

这部分已经不是很重要了,主要两个问题,令行禁止的效率问题和组织活力问题。

ps:本人言语激烈,但反对的只是民 主 万 能 论。

不得不佩服我们的前辈,在某些制度设计上还是走在全球前列的。

优秀,并在现实中效果明显的有:

最高权力方面:委员会+民主集中制,比美国的总统+议长双头制衡+选举好得多,接近于中国古代的帝+相双头制衡。革命年代,创始人都背叛了,总书记都让人 给捉了,中央根据地丢了好几回,都没能影响这个组织的正常运转。本身修正能力也特强,路线错误那么多次,竟然都能即时改过来。防止独裁方面就更不用说了, 无论是创始人、还是老毛威望最高的时候也独裁不了。政令统一、执行方面,也有目共睹,决定没出来前,怎么讨论都可以,一定决定形成,就一往无前。在现代的 点穴战,斩首战中,这种制度是最不怕的。

军队控制方面,支部建在连以上,既避免了北宋的弱军队,又避免了军阀和军国主义,革命战争年代,即使是延安被攻下,中央军委直属就那么几千人,仍然能够遥 控比自身大百倍的军队,没有垮掉,没有出现军阀割据,这在古今中外,都是很少见的。另外,配备政委,也使得军队的政治能力大幅度提升,尤其是对新占地方的 迅速领土化上非常成功,比西方军队配牧师搞殖民地强多了。那些喊军队国家化的,脑子有毛病,哪有先进的学落后的道理,在军事制度上,全世界都该来学学解 放 军。

设计优秀,但在现实中却很糟糕的有:

按界别来选代表,明显比美国的按票数来选议员来得合理。美国人只要钱多,控制了媒体风向,那么他到底是为谁说话,就成了问题。而如果按界别来选,媒体的作 用就没那么神乎其技了,一个亿万富翁,能代表乞丐说话么?明显乞丐也不同意,乞丐们一定会选一个乞丐代表来替他们说话的。

人大制度,表现也太差了。但制度变好其实也不难,就是断绝官员充当代 表的现象,规定官员不能同时担任同级以及上下各一级的人大代表,这样就防止了一种现象:让直接下级官员成为代表去选举、监督上一级部门、官员,是不可能有效形成制衡的,而这就是现在中国现实存在的。

民族自治区制度,本意是好的,但级别太高了,个人认为即使要搞,那么最高级别也只能定在市县一级,不能到省。不过,个人更倾向于民族大熔炉,搞大一统,天下就一族。

今天先到这吧,还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