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我们的文化知识来源里,除了学校,还有小朋友一起玩的过程中获得,从各种语音式艺术中获得(比如唱大戏,听故事),电影也是一部分。但论经典程度,还是大戏和故事来的深刻,可能是电影太多,大戏和讲故事的较少。

长大了,现在看着下一代人,面对最新的文化冲击,大戏商业模式快搞不下去了,电影也在摸索之中,讲故事的人也渐渐仅剩自己的父母或者自己了。老的形式已经在走远,新的形式也在蓬勃发展,比如游戏就是其中之一,大型单机游戏,大型网络游戏,休闲游戏,都是有种潜移默化的效用在幼小甚至是成熟的心灵里留下深深的烙印。

举几个例子:

1、很早以前,自己了解历史,往往只是浮于表面,但玩多了三国志,对历史人物的认识也渐渐转向,越来越倾向于三国志,然后就开始啃三国志,这可不是老师要求,而是自己兴趣激发的哦!

2、开源界有款游戏,叫韦诺之战,里面一个剧本,一个超级bt的翻译,竟然使用文言文来翻译,一开始接触,有点不适应,慢慢的就发现其值得好好把玩,于是,开始啃文言文……

3、玩了成吉思汗之后,竟然开始啃草原帝国,然后上下贯通5000年的世界历史都啃下来了,不觉得累,反倒觉得有趣和饱餐一顿的感觉。

我知道现在网络游戏和网络文学走得很近,网络文学和网络游戏的融合,将创造出一种新的文化传播模式,这种模式里,互动方式将起到主要的作用。

原来的文化传承模式大部分是单向式灌输,而在互联网时代,将可能产生完全新颖的方式,互动中获得文化传承,完成社会化。

或许在某一天,我们的孩子知道吕布不是因为听戏、讲故事,而是通过网络游戏中接触到这个bt的。

或许某一天,唱大戏的人转入网络游戏中,利用网络技术,开始演绎自己新的大戏,把现实中难以展现的各种艺术游戏化地展现出来。

游戏,其实就是一场大戏,游戏团队,其实就是大戏的草台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