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0日,Google中国推出生活搜索频道后仅仅两天,即遭到了本土厂商的“炮轰”。本土垂直搜索引擎网站酷讯声称,Google生活搜索频道的栏目结构抄袭了其现有产品,并表示将保留起诉的权利。这是继词库门事件之后,Google中国第二次遭遇涉嫌抄袭的指责。

据悉,Google生活搜索目前共分为房屋、工作、火车票、物品、餐饮五个栏目,其栏目设置与酷讯完全相同,只是名字作了略微调整。援引网易科技的说法,“(Google生活搜索)无论是首页风格还是栏目的设置都能让人第一时间联想到目前酷讯这个国内生活信息搜索引擎的代表”。更有相关人士指出,Google中国“模仿”酷讯最明显之处就在于“火车票”栏目的设置。一年之前,酷讯凭借着火车票搜索一夜成名,但当时借助的是“春运浪潮”这个大的背景环境,而在5月份,Google中国却依然要加入“火车票”的栏目,未免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和当初的词库门事件一样,似乎一切不利的证据都指向了Google中国。这让人不由不联想起Google那个著名的座右铭:“Don’’'’t be evil”。关于Google中国是不是已经“evil”的问题,不同的人自然可以有见仁见智的不同看法。但可以肯定的是,李开复已经按照自己的想法,对Google中国开始了“本土化”改造。还记得2006年10月,李开复是怎么说的吗?“4个月后,Google任何本地化的破绽都将被弥补”。而在此期间,Google中国已经推出了谷歌热榜、谷歌导航、谷歌拼音输入法三项“本土化”服务。

但是,李开复所认为的“本土化”就是真正意义的本土化吗?恐怕未必!

暂且不说Google中国推出的上述四项本土化服务都有抄袭的嫌疑,只想敢问一句,Google中国的这些做法究竟有多大的意义?这样说并非是质疑Google中国这些新服务的品质,而是想说明一点:Google中国的新服务“徒有本土化之表,却无本土化之实”!

难道不是吗?以Goolge生活搜索频道为例,外观虽然酷似酷讯,但内容抓取的范围实在少得可怜,“餐饮”这一项竟然只抓取了大众点评网一家网站的内容。至于Google导航就更是一大败笔了。百度当年收购Hao123是占据了先发的优势,但是当Google导航出炉的时候,遍地都是这种静态的导航网站了,究竟有多少价值就可想而知了。如果Google中国真想方便初级用户的,不妨考虑换掉www.Google.cn这个域名。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39%的用户每天都会多次用到搜索,但在全部受访者中,只有一半略多一点能够正确拼写Google.真的有点担心那些用惯了Hao123的初级用户们,能不能输对daohang.Google.cn的域名……

当然,这些新服务也不是全无用处,它们最大的用处在于“流量”。没错,就是“流量”——这个在互联网泡沫时代被污名化的词汇,这个Google中国曾经不屑一顾的词汇。事实上,无论是向迅雷注资,还是背弃Google不做广告的传统,都可以让人感觉到Google中国“唯流量马首是瞻”的倾向。不过,这也怪不得李开复。作为当年三驾马车中硕果仅存的这一位,他当然要交出一份完美的答卷……

可让人遗憾的是,作为答题者的他本身就不是一个完美的角色——虽然他一直强调要“做最好的自己”。李开复自己也承认这一点,“营销方面我不擅长做市场,技术方面我不擅长搜索。”所以,李开复真正的价值还是在于他的个人品牌价值。“Google最看重我的绝不是技术,最主要是我对人才的影响力”,李开复曾这样评判过自身的无形价值。但是,他的这些价值(或者说个人资源禀赋)并不能解决Google中国本土化中的所有问题……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虽然Google中国推出了不少新服务,但是在中国互联网的Web2.0浪潮中却毫无建树(虽然关于Web2.0的是非曲直还没有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新浪、百度等本土互联网企业通过成功的运作,成为了这一浪潮的既得利益者)。

在百度发布“百度空间”之后,Google中国在Web2.0领域的失落更是显现无疑。“如果单看百度空间,仅仅是一个好的space产品;但结合百度社区来看,我认为百度空间就是中国的MySpace,真正的中国式MySpace”,麦田在Blog中如此写道。百度贴吧关键词自主开版模式使得其fans群落覆盖了几乎所有偶像明星和热门事物。在2005年超级女声过程中,百度贴吧人气力压超女在新浪的官方网站或许就是最好的证明。而百度空间的推出,使得百度贴吧在青少年亚文化圈凝聚的人气得到升华。而百度也由此迈出了打造“搜索社区”的坚实一步。

而Google中国呢?李开复所谓的创新能力到哪去了?Google掌握的Blogger.com又在何处漂泊呢?从这一点来看,甚至连微软都比Google中国优秀——尽管Live Space的改版招致一片骂声。但骂声的此起彼伏至少说明了,微软在国内WEB2.0热潮中还占有一席之地……

所以,我们还可以看到,虽然Google中国动用了从工具栏到户外广告的一系列营销手段,但它还是离用户很远。

当Google中国启用中文名字“谷歌”时,在《21世纪经济报道》等几家财经媒体上投放了跨版形象广告。但为什么要选择这些财经媒体呢?而这正是李开复手下的Google中国的一大弊病:太阳春白雪了,距离普通用户太遥远了。无可否认,Google中国的媒体公关卓有成效,每天都可以在财经或者IT媒体上看到大量有关Google的讯息。但问题是,有多少普通用户会关注这一类的讯息呢?而这些普通用户恰恰是百度用户群体的主力。

提到这,顺便说一句,Google一贯引以为豪的首页设计似乎已经成为了一条锁链,制约了自身服务的拓展。越来越多的服务被掩藏在一个“更多”的链接背后。所以,当用户需要用Google生活搜索求购火车票时,需要在打开Google中国首页后,再点击两次才能找到相应的搜索框——主页简洁的背后是并不简便的操作环节。而这一缺陷对于Google中国新服务的推广是极为不利。尤其在Google中国需要用新服务来营造本土化氛围的时候,这一缺陷可能会被不断放大。当然,Google中国也推出了个性化主页。但是,过于简单的功能使得这一方案多少有点鸡肋的味道……

曾经看到过这样的说法,在新兴企业中,企业家的性格往往能决定企业的性格。而看到Google中国这一系列的做法,也不得不让人联想到李开复多次在书中和演讲中,谈到的所谓“东方智慧”——中庸、圆滑以及骨子里对规则的藐视(按照笔者个人理解,未必准确)。也许以后不应该再用“Google中国”这样的词汇了,因为在中国互联网,我们看到的是“李开复一个人的谷歌”。

我的评价:

google的生活其实和酷讯是有区别的,尤其是顶部加上了rss,使得整个产品超越了酷讯,但界面方面实在和酷讯太像了,估计又是某个实习生为了加快开发进程,去抄袭的!(类似于谷歌拼音,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