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省,以前是一天n次,现在懒了,一年来一次总结或许还可以吧。

不过是不是每次反省都要来一个造反呢?呵呵,总是想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非左非右同时也非中的东西总是执着地占据我的blog领地,难道我就这么反叛地放着正常的自己,非要把拗口的语言再一次次展现,好像没这个必要,一次足够,两次就是太多,三次就是习惯或者说是陋习了。如果这样还不够,达到四次,呵呵,那无可救药了,对无可救药的东西,我只能认为是个性的弱点,或者说是命运的愚弄而已,留着点,而且还要特意留下地方,让这种无可救药肆无忌惮地疯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