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是很伟大的中学政治课里曾谈到小企业船小好掉头,当时也天真的毫无怀疑,今天仔细一想,不对头啊,船小无论在那种环境下都不可能自如。

而看深圳股市的所谓中小企业版,我才知道,原来小是这么写的,贫穷也是这么来着的,更多时候,好象也没人去怀疑或者至少是来个名正言顺点的,呵呵,这是中国人吗?强烈怀疑当然代表不方便承认,但事实就是这么残酷地剥夺去了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