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理由,我要为一个地区献出我的依恋。过去常常是3年换一个地方,要在古代就是颠沛流离了,可是那时的我却每到一地,就创造出一个辉煌,辉煌的结果就是我要换个地方,换的地方每一个都比前面一个更让人感到压力重重。

从小学开始,我就习惯于这种不断的变换着生活的地域,又不断地从一个怯生生的孩子逐渐霸占了领袖地位,从人际关系到学业都是这样,于是就这么地重复着这个过程,我累了,讨厌这种模式了,于是,大学我选了另一条,不再张扬,沉隐着自己的一切,直到毕业前夕,同学才突然发掘我隐藏了很久,我表现了,我不想给同学留下一个被我掩盖的我。

毕业了,我找工作,此时我才意识到自己要干什么,于是,我再一次选择了沉隐的方式,虽然最终还是没法让我真正地沉默——金子还是有掩不住的时候。

但我明白,我没有理由留下,最多3年我就会跑到别的地方,去实现我的梦想。我在积聚着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