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2006年遭遇“有奔头”(ubuntu),感觉情投意合之后,一直就在你牛叉(linux)里混,很少进入视窗(windows)了。

在折腾有奔头有些时间后,在kde3.5那里找到了爽快的感觉,但有奔头恰好是故意败坏kde名声的主,于是了解了另一个发行版arch,之后对其各种欲罢不能,爱恨纠结,意乱情迷,颠鸾倒凤……

虽然很满意,但也同时带着巨大的不满,于是,几乎每年的年初,我都想叛逃之,不过折腾来折腾去,还是还是发现这货算是最适合我的,虽然心中已经有了更好的标准,但这货还算凑合,满足了我主要的需求,就将就着吧。

不过,对于你牛叉这种贱命,只需要很低配置就可以搞很大工程的东东,我这电脑还承担得起,承担不起的是微软的视窗和苹果的系统,尤其是苹果的特别娇贵,硬件需求太高了,于是,虚拟机渐渐玩不起这东东,而由于开发需要,总是需要用到这两个系统来测试。

可能吧,可能会换一下电脑吧,借着换电脑的机会,估计也会抛弃arch这种折腾的东东,换个稳定点的,目前两个选项:一个是gentoo,一个是slackware。gentoo主要是编译耗时间,耗电,不环保。slackware更多的是对其社区运营模式不信任,对其社区的热度不信任,但喜欢其脚本化和稳定的内核。

或许吧,人生就是这样,总是见着这山总比那山高,脚下的土地总感觉这不舒服那不舒服的,爱恨情仇,内心的波涛汹涌,也是常态吧。